八卦

妻子以为找了个窝囊废结婚,查清楚丈夫的真实身份吓懵了(小说阅读)

作者:admin 2021-04-08 我要评论

1 第1章 哥,我不拖累你了 林漠,你进了我家的门,便和林家再无关系! 那是你妹妹,你凭什么让我们花钱救她? 林漠狂奔在去医院的路上,耳边不断回响着,妻子许...





1
第1章 哥,我不拖累你了

“林漠,你进了我家的门,便和林家再无关系!”

“那是你妹妹,你凭什么让我们花钱救她?”

林漠狂奔在去医院的路上,耳边不断回响着,妻子许半夏家人对他的冷嘲热讽。

林漠出生于一个无比辉煌的大家族,但在他十二岁那年,家族遭遇横祸,整个家族一夜间覆灭。

父亲守卫家族而死,母亲受重伤,硬生生拖着他和妹妹林曦逃了出来。

母亲坚持了五年,最终还是伤势复发而亡,只剩下妹妹林曦与他相依为命。

家族当初到底为何遭受厄难,林漠已经记不清了。

母亲去世之前,把一块玉佩极其珍重地交给林漠。

虽然母亲说的不是很清楚,但林漠隐约觉得,家族的覆灭,全都是因这块家传玉佩而起。

他很小的时候,就听父亲说过,这块玉佩里面,藏着林家兴盛的秘密。

没了母亲,十七岁的林漠就负担起养妹妹的责任。虽然辛苦,倒也能咬牙坚持。

三年前,林曦得了白血病,为了十万块的彩礼给妹妹治病,林漠嫁到许家。

这三年时间,林漠受尽冷眼,但他都认了。

如今,病情严重恶化的妹妹,终于寻到了匹配的骨髓,但需要三十万手术费。

妻子许半夏出差,手机根本打不通。

林漠拿不出这笔钱,找许家的人借,却被赶出了许家。

跑回医院主任办公室,林漠咬了咬牙,推门走了进去。

办公室里坐着一个戴着眼镜,神情傲慢的男子,是科室主任赵家凡。

赵家凡是许半夏的学长,也是许半夏的追求者之一。

许半夏的家族是做医疗生意的,林漠被许半夏安排到医院上班,原本还在后勤上班。

赵家凡仗着家里关系,升到科室主任之后,就处处刁难林漠。

后来,干脆就把林漠赶去扫地了,从一个后勤人员变成了清洁人员。

但是,林漠的妹妹就在赵家凡的科室里治病,林漠也只能忍气吞声。

只要能保住妹妹的命,做什么他都愿意!

“赵主任……”林漠带着一丝哀求:“半夏出差了,可能正在忙着,电话打不通。”

“要不,你……你先把曦儿的手术安排上。手术费,我肯定会凑齐的!”

“呵呵……”赵家凡冷笑:“林漠,你在医院时间也不短了,应该知道医院的规矩。三十万手术费,可不是小数目,回头你赖账了,我怎么办?”

林漠心中一怒,低声道:“赵主任,我在医院干了三年,你觉得我是赖账的人吗?”

“这可不好说!”赵家凡慢悠悠地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啊!”

林漠面色急变,咬了咬牙:“赵主任,我在医院三年,一分钱工资没拿。”

“这些钱,不够三十万,但也差不了多少。回头等半夏回来,我再找她借点……”

“别回头了,现在就借吧!”赵家凡笑道:“哦,对了,我听说半夏不接你电话?”

“要不这样吧,我给她打一个?”

赵家凡说着,拿起手机拨了许半夏的号码。

响了三声,电话就接通,许半夏清冷的声音传来:“赵主任,有什么事?”

林漠的心猛地痛了一下,这几天时间,他给许半夏打了上百个电话,一个都没接。

赵家凡打一次就接了,这说明了什么?

三年夫妻,虽然没有夫妻之实,但林漠对她一点都不差。

她看不上自己,可林漠却也认定了她,挖心掏肺对她好,她就是这样对自己的吗?

“没事,就是打电话问候一下。”赵家凡得意地朝林漠晃了晃手机。

林漠胸口快炸开了,他刚要说话,赵家凡却抢先一步:“半夏,不好意思,我这有点急事,先挂了!”

赵家凡挂断电话,根本不给林漠说话的机会。

“林漠,看到没?不是半夏忙着,而是人不愿接你的电话!”赵家凡斜瞥林漠。

林漠握紧双拳,妹妹的危机,妻子的冷漠,岳母一家人的嘲讽,都让他接近崩溃。

赵家凡突然笑道:“要不,我给你出个主意?”

林漠看了赵家凡一眼,咬牙低声道:“什么主意?”

“你不是有两个腰子嘛,卖一个,或者能凑到钱呢!”赵家凡笑道:“反正全世界都知道,半夏根本不和你同房,你那俩腰子,留着有什么用啊,哈哈哈……”

林漠面色惨白地走出赵家凡的办公室,失魂落魄地来到妹妹的病房。

刚进门,却发现病房里已经换人了。

他面色一变,连忙急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怎么在这里?我妹妹呢?”

里面的家属瞥了林漠一眼:“你说刚才那个小女孩吧?好像是没交费,被人扔出去了!”

“什么!?”林漠急吼一声,匆忙狂奔出去。

刚到楼梯口,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尖叫。

“出事啦!”

林漠急忙跑过去,等他看清外面的情形,顿时如遭雷击!

“曦儿!”林漠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,狂奔过去,把自己的妹妹林曦抱在怀中。

林曦气息微弱,看到林漠,瘦弱的脸上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哥,他们都说,我是你的拖油瓶。我……我走了,以后……以后不拖累你了,你要好好的……”

“曦儿,你……你听谁胡说的!”林漠转头大吼:“救人!救人啊!”

几个医生护士跑过来,却被赵家凡拦了下来:“他们还欠医院三万多呢,你们把人抢救了,这费用你们出?”

那些医生护士顿时被吓住了,都不敢过去帮忙。

“哥,不要浪费钱了……”林曦紧紧抓着林漠的胳膊,气息越来越微弱,但还勉强笑着:“这辈子,有你当我哥,我……我好幸福。只可惜,这辈子太……太短。如果还有下辈子,我……我还要当你妹妹……”

说完,林曦的手便慢慢垂了下去。

林漠心如刀绞,紧紧抱着林曦,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:“曦儿!不要离开我,不要……”

四周围了不少人,指指点点。

突然,有人惊呼:“他……他的眼泪怎么是红的……”

“血泪!血泪啊!”

林漠眼中尽是泪水,一点点赤红,顺着脸颊低落,与林曦的血液混在一起。

没人注意到,这混合后的血液,竟然被林漠胸口的一块玉佩慢慢吸收了。

突然,林漠脑中轰然一声响,一个苍凉的声音,犹如经历了悠悠万古,传到林漠耳中。

“吾乃开创林氏家族之族主,神医圣手林崇轩。特将一身所学,尽藏于此玉佩。后世子孙,可用林氏血脉开启玉佩,得吾传承,悬壶济世,度尽苍生!”

紧跟着,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冲进林漠的脑海,林漠只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被撕裂了。

过了良久,这些信息方才停止。

林漠再次睁开眼睛,双目当中竟然有光芒流转。

他看了看怀中的妹妹,能够清晰地发现,她的生机还未彻底断绝。

林漠毫不犹豫地伸手按住她身上几处穴位,帮她留住这些生机,抱着她离开了医院。

 
2
第2章 人死还能复生?

林漠抱着林曦,跑到最近的圣元大药房。

这是广阳市最大的连锁药店,老板名叫陈圣元,在广阳市医疗行业的大人物。

许半夏的许家,大部分业务,都是跟圣元集团挂钩的。可以说,圣元集团,掌控着许家的经济命脉!

每个药房都有坐诊的医生,医术都很高明。

看到林漠抱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女孩子进来,店里一群人都是惊呆了。

“喂,她这样的伤,来药店没用,快点去医院吧!”一个年轻导购员拦住林漠:“我们药房没有医院那些设备,没法抢救!”

“不用!”林漠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我要买一套银针!”

“银针?”年轻导购员愕然,这玩意,很少有人买的。

“你买银针做什么?”一个白须老者突然问道。

年轻导购员,看到白须老者,立马满脸恭敬道:“贺老!”

这白须老者名叫贺金焱,乃是圣元大药房的供奉神医,医术高明,在广阳市排的上前三。

圣元大药房能有如此威望,与贺老的坐镇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

林漠也没理会他,沉声道:“我要买一套银针!”

年轻导购员带着谄媚和愤怒,低喝道:“喂,贺老跟你说话,你没听见吗?”

“我要买一套银针!”林漠突然加大了声音。

“你吼什么!”年轻导购员也怒声道:“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你想在这里闹事?你……”

贺老摆了摆手,年轻导购员立马闭嘴。

贺老看了林漠怀里的林曦一眼,轻轻叹了口气:“年轻人,这个小女孩已经去了,你要不还是先把她安葬了吧!”

“她没死!”林漠大吼。

“你敢这样跟贺老说话……”年轻导购员再次要发飙。

贺老制止年轻导购员,他能看得出,林漠极其悲痛,有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。

“年轻人,老朽行医四十余载,眼光还是有一些的。这小女孩,的确已经没了生机……”

“我再说一遍,她没死!”林漠怒声道:“我要银针,你们有没有银针!”

贺老眉头皱起:“你要银针做什么?”

“我要救她!”林漠大声道。

“救她?”贺老看了林漠一眼,心中怀疑,这年轻人是不是失心疯了。

人死不能复生,纵你医术通天,也救不活一个死人啊!

但是,林漠看上去很冷静,双目当中的自信,让贺老也是惊讶。

“店里没有银针……”贺老轻声道。

林漠转身就要走,贺老迟疑了一下,突然道:“不过,我有一套银针,可以借你用一下……”

林漠停下,看着贺老,缓缓点头:“多谢!”

“去把我的银针取出来,还有,把后面的房间腾出来。”贺老吩咐道。

年轻导购员面色微变:“贺老,这人都死了,要是出什么事……”

“出什么事,我担着!”贺老平静地道。

年轻导购员不敢说话,连忙跑过去准备了一番。

林漠在贺老的陪同下,抱着林曦去了后面房间。

房间里有一张病床,把林曦放在病床上,贺老也把一包银针拿了过来。

年轻导购员恶狠狠地道:“喂,这是贺老自己用的银针。这么多年,贺老这包银针,救活了无数人。”

“今天借你用,是你莫大的荣幸。”

“不过,你竟然在一个死人身上用这套银针,简直是对贺老的侮辱!”

林漠抚摸着那银针,竟然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,脸上更是自信满满。

年轻导购员撇嘴:“哼,白费力气,我还没见过死人复生的呢!”

“行了,你出去吧!”贺老挥手。

“我……”年轻导购员一愣,最后还是悻悻地离开了。

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贺老轻声问道,虽然知道这是徒劳,但这样做,或者能让林漠少点悲痛吧。

贺老行医多年,向来心地良善,在广阳市,名声极佳。

纵然对一个不认识的人,依然带着一份同情,这也是贺老名声显赫的主要原因。

林漠看了贺老一眼,轻声道:“麻烦你帮我按住她这两处穴位!”

林漠指的是百会穴和涌泉穴,刚好在头顶和足底。

百会穴,百脉之会,贯达全身。头为诸阳之会,百脉之宗,而百会穴则为各经脉气会聚之处。穴性属阳,又于阳中寓阴,故能通达阴阳脉络,连贯周身经穴。

涌泉穴,位于足底,体内肾经的经水由此外涌而出体表。

贺老略有疑惑,但还是按照林漠的要求,按住了这两处。

林漠拿起旁边的银针,深吸一口气,突然将三根银针同时刺在林曦的面上。

贺老直接瞪大了眼睛,这三根银针,极其准确地刺进了三个穴位,分毫不差。

纵然贺老行医多年,熟练至极,也无法做到把三根银针同时准确地刺到位。

这年轻人,竟然有这样一身本事?

只是,你纵有通天的本事,也无法让死人复生啊!

在贺老心中思索的时候,林漠已经把二十三根银针,分别刺进了林曦身上,二十三处不同的穴位。

贺老看着这些银针走向,面色逐渐变得凝重,甚至到了惊讶。

直到林漠把最后一根银针刺进去,贺老的表情彻底凝固了。

而就在此时,已经“死了”的林曦发出一声轻呼,手指微微动了动。

贺老面色大变,他惊撼地看着林漠,颤声道:“这位小友,您……您刚才用的这套针法,有……有名字吗?”

贺老心中有了个猜测,只是,他不敢相信,只能这样问一句。

林漠面容平静:“造化神针!”

“果然如此!”贺老一声惊呼,颤声道:“我师祖曾说过,这世上,真正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医术,唯有一套夺天地造化的造化神针。”

“只是,这造化神针,已失传数百年,没想到,今日老朽竟然有幸窥视一二,上天待老朽不薄啊!”

言罢,贺老又对林漠拱手拜下:“这位小友,老朽刚才有眼不识泰山。得罪之处,还请小友见谅!”

“无妨!”林漠顿了一下,沉声道:“此事,不可外传!”

玉佩的事情,暂时不要散播出去才是最好的。毕竟,当初林家就是因为这玉佩才灭亡的。

贺老微微诧异,旋即明白。造化神针,非同小可,一旦传出去,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事情呢!

“小友放心,老朽绝不外传!”贺老恭声道。

此时,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哗:“王经理,就在这里。那个人,也不知道给贺老灌了什么迷魂汤,竟然把一个死人弄到这里,你说晦气不晦气。”

房门被人推开,那个年轻导购员带着店里经理走了进来。

王经理看到贺老,脸上露出一丝谄媚的笑容,恭声道:“贺老,您先去休息吧,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!”

贺老根本都不理他,还在恭敬地看着林漠。

王经理也没在意,看了看屋内的情况,冷声道:“把这个死尸给我扔出去!”

“放肆!”贺老立马怒喝一声。

王经理吓了一跳,低声道:“贺老,这人死了,留在这里,岂不是……”

“谁说她死了!”贺老怒声道:“你没看见这位小,不,这位先生,已经……”

贺老想说林漠救活了林曦,但话到嘴边就停下了。

一旦这么说,那岂不是暴露了林漠的事情?

“这位小姑娘,只是受伤很重而已!”贺老冷声道:“你们出去,我还要给她进行治疗!”

“啊?”王经理愕然:“贺老,刚才不是您说她已经死了吗?”

“我看错了,不行吗?”贺老冷声:“你是不是想嘲讽老朽,老眼昏花了?”

王经理顿时满头大汗,贺老是圣元大药房的中流砥柱。

圣元集团的老板,对他也得恭恭敬敬的,岂是他们这些人敢随意顶撞的?

“滚出去!”贺老怒喝一声。

“是,是……”王经理点头哈腰,带着导购员落荒而逃。

门外,传来王经理愤怒的声音:“这就是你说的死人?王八蛋,你是不是想害死老子?”

 
3
第3章 妻子房间里的男人

把房门关上,贺老恭敬地看着林漠:“老朽贺金焱,还未请教这位先生尊姓大名!”

“林漠!”

“原来是林先生!”贺老深吸一口气,看着病床上的林曦,低声道:“林先生,还有什么需要老朽帮忙的吗?”

林漠沉默了片刻,突然抓起桌上的纸笔,刷刷刷写下一个单子。

“你去帮我抓点药!”林漠把一张单子递给贺老,同时翻开口袋,但就是掏出了几十块钱。

林漠不由有些尴尬,这单子上有很多值钱的药材,全部拿下来,估计得两千多。

他这点钱,连零头都不够啊。

贺老看出林漠的状况,连忙接过单子,颤声道:“林先生,老朽在圣元大药房,还有些说话的资格。这些药,无需花钱!”

林漠看了贺老一眼,缓缓点头:“多谢老先生。不过,我林漠做事,向来不亏欠别人。你帮我把每种药材都拿十份,我准许你把这个单子留下来自用!”

若是一般人对贺老说这样的话,那简直就是大不敬。

可林漠说出这番话,贺老只觉得这是圣谕一般。

无他,能用造化神针的,岂是一般人能比的?

他随便一个单子,就是无价之宝啊!

“多谢林先生!”贺老一再道谢,捧着单子,如获至宝,匆匆跑出去了。

没多久,贺老拎着大包小包进来了。

“林先生,这是您需要的药材,您清点一下。”贺老道。

林漠看了一眼,这贺老做事真的很认真。每种药材,他都分的好好的。而且,从气味色泽上就能看出,全都是上品。

林漠得到了玉佩的传承,里面有他先祖一生所学,包括他的行医经验。这些药材,林漠以前虽然没见过,但现在一眼就能分辨出好坏了。

“多谢贺老!”林漠将那些药材接过来,仔细分了一包出来。

贺老也搬了一个熬药的机器进来,同时站在旁边,屏气凝神地看着。

药单固然重要,但最为重要的,其实还是熬药的方法。

很多独特的配方,需要特别的熬制方法,不然无法成药。

林漠也没藏私,既然说了要把这个配方给贺老,那就要全教给他。

这些药物,林漠不是一股脑全部倒进去,而是有顺序地放进去。一边放,一边还给贺老解释。

“时间,火候,顺序,以及药罐的材质,缺一不可。你必须牢记每一步,否则,日后炼药出现差错,药效就未必这么好了!”

贺老犹如小学生一般,拿着纸笔,恭恭敬敬地把一切记在心里。

一个小时后,药成!

打开药罐,一股清香扑鼻而来,没有丝毫的怪味。

嗅着这味道,贺老只感觉神清气爽,不由震撼:“林先生,这是什么药?怎么……怎么味道这么好?”

林漠平静地道:“这叫小归元丹,治疗伤势有奇效。一般人服用,还能延年益寿,强身健体!”

“丹?”贺老诧异,不是药液吗?

凑过去一看,果然,在那药罐底部,有十几颗黑色丹药,静静躺在里面。

“这……这竟然是炼丹!?”贺老瞪大了眼睛,这种方法,他也是听过,但从未见过啊。

林漠拿出一颗丹药,用水度着,让林曦服用下去。

贺老瞪大眼睛看着,只见林曦身上的伤口,竟然肉眼可见的在慢慢愈合。

“这……这真的是太神奇了!”贺老惊呼,这种事情,他可是闻所未闻啊。

他看向那罐丹药,毫无疑问,这随便一颗药丸,拿出去都能卖到天价啊!

看到伤势恢复,林漠也舒了口气。至此,林曦这条命算是保住了。

他拿出三颗,递给贺老:“这三粒送你了。”

“多谢林先生!”

贺老毫不客气,伸出双手恭敬地接过。他不是贪小便宜的人,但这种丹药,是有钱也卖不到的啊!

把三颗丹药慎之又慎地装进口袋,贺老恭敬地看着林漠,脸上尽是佩服。

如此年纪轻轻,却有这样逆天的医术。贺老毫不怀疑,日后林漠的成就,绝对不是一个广阳市能容纳的!

林曦虽然救回来了,但呼吸还是有些不顺。

林漠坐在床边,片刻不离地盯着。他只有这一个亲人了,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!

期间贺老过来看了几次,也安排人给林漠送了一些吃的。只不过,林漠基本没什么心思吃。

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,林曦的呼吸逐渐平稳,林漠也终于舒了口气。

这一下,林曦这条命算是彻底从鬼门关拉回来了!

此时,林漠方才感到一阵的饥饿。端起旁边的饭菜,也不管饭菜全凉了,三下五除二吃了个干净。

林漠拿出手机,沉思许久,最后还是决定再给许半夏打个电话。

许半夏虽然对他没什么感情,但毕竟三年夫妻,如此绝情,就太让人伤心了!

电话响了几声,终于接通,林漠的心也悬到嗓子眼了。

“半夏……”林漠刚说了一句,电话那端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我不是半夏!”

林漠面色变了,这都快十一点了,妻子的电话,怎么是一个男人接的?

“你是谁!”林漠沉声道:“半夏呢?”

“半夏?哦,刚才运动完出了一身汗,正在洗澡呢!”男子声音得意:“至于我是谁,呵呵,你猜啊?”

“半夏的手机怎么在你这里?她……她在哪洗澡?”林漠急道。

男子哈哈大笑:“我俩在一个房间,她洗澡了,手机当然在我这里了。”

“洗澡,当然是在浴室洗澡了,难不成在厨房洗啊?”

林漠:“你俩怎么在一个房间!”

“大晚上的,男女在一个房间,多正常啊。”男子嘿嘿笑着:“喂,你这大晚上的打电话,不怕影响别人的好事啊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林漠恼怒:“你到底是谁!”

“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,但是,我知道你是谁。”男子冷笑:“你就是许半夏那个废物老公林漠,对吧?”

“哈哈哈,听说你跟许半夏结婚三年,连许半夏的床都没上过。啧啧,那你肯定不知道,你妻子的身材皮肤到底有多好吧,啊哈哈哈……”

男子说完,就直接挂了电话。林漠几欲疯狂,再次拨了过去,没人接。

继续拨,继续没人接。最后,林漠不知道自己打了几个电话,直到手机没电,他才停下。

整个人好像变成了行尸走肉一般,呆呆站在原地。

林漠的心犹如刀绞一般,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结婚三年的妻子,竟然会背叛自己!

难怪她不接自己的电话,难怪许家的人这样对待自己。原来,他们早就决定了这一切啊!

茫然沉默良久,林漠胸中突然升起一团怒火。他猛地站起身,咬牙道:“许家,这件事,我不会罢休的!我要变强,我要让你们后悔!”

 
4
第4章 借车接机

这一夜,林漠就守在林曦的病床边,没有离开。

还好,圣元大药房是通宵营业的。

贺老亲自吩咐过,让店里的人好好招待林漠。所以,也没人敢来打扰林漠。

这一晚上的时间,林漠也没闲着。

玉佩里面的信息量很庞大,不过,其中有一套最为重要的功法,名为造化诀。

这是林崇轩成为天下第一侠客的倚仗,可夺天地造化,既是治病救人的神妙医术,又是惩奸除恶的强大武功。

林漠吃了三颗小归元丹,借助小归元丹的药效,慢慢地引动体内药力流转,开始修炼这造化诀。

若是常人修炼这造化诀,想要有所成就,可是极其艰难的。

但林漠得到林崇轩所有记忆,林崇轩对造化诀已经研究透彻,全部了然于胸。

等于林漠也对造化诀研究透彻,再来修炼,那自然是事半功倍。

一夜之间,林漠便把造化诀修炼到了第一重,体内已有真气流转。

天色渐亮,林漠看了看林曦呼吸平顺,便起身走出了房间。

大药房后面是一个大院子,好像一个小花园似的,里面种了不少树。

林漠将昨晚贺老留下的银针取出,右手双指夹了一根银针,轻轻一甩,那银针犹如一个飞刀,直接刺进了旁边的树干。

银针柔软,一般人,如果不勤加练习,想刺进皮肤都不容易。

这树干坚硬至极,林漠这银针刺进了差不多一半,银针竟然丝毫不曲。

若是让一般人看到,必将惊为天人啊!

而这,便是造化诀的威力。

这一针,若是刺到人身上,那岂不是要命?

林漠接下来又打了一套拳,有真气流转之后,这一套拳打得也是虎虎生风。

随便冲了个凉,刚走出房间,便听到手机铃声响起。

林漠刚接通,那边就传来了岳母方慧愤怒的声音:“林漠,你死哪儿去了?”

岳母方慧是家里脾气最火爆的,也是对林漠态度最恶劣的,她一直觉得是林漠毁了她女儿的一生,毁了她一家人。

林漠强压着心头的愤怒,低声道:“我在照顾曦儿……”

“少跟我废话,我不管什么曦儿不曦儿的,现在,立刻,马上回来!”方慧怒道:“还有,去找辆车,半夏今天回来,来接上我们,去机场接她!”

“我……”林漠还想说话,方慧直接挂了电话。

林漠面上闪过一丝恼怒,在这一瞬间,林漠真的想直接打电话回去拒绝。

但是,沉思许久,他最终还是决定去走一趟。

岳母一家人什么态度不关键,最重要的是,他要弄清楚,妻子许半夏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!

还有,他必须要知道,许半夏昨晚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!

林漠刚要出门,刚好看到贺老走了过来。

“林先生,早啊!”

贺老满面春风,昨晚他把林漠送他的小归元丹,拿了一颗给老板陈圣元。

陈圣元可谓是草莽出身,依靠拼杀上位,身上有不少旧伤。如今老了,旧伤时常复发,痛苦不已。

结果,吃了一颗小归元丹之后,缠绕他多年的旧伤,竟然在一夜间痊愈了。

为此,陈圣元特别激动,厚着脸皮又从贺老这里求走了一颗小归元丹,他要送去给他背后的大靠山。

当他得知贺老以后能够批量生产这种丹药之后,更是激动,当场把圣元大药房的股份,分给贺老百分之十五。

如此一来,贺老就成了圣元大药房第二大股东了。

这陈圣元也是个精明人物,他很清楚,贺老能批量生产这种丹药,地位绝对要暴涨。到时候,说不定多少人来要挖走贺老。

他给多少钱,那都没意义,总有人会出的比他高。

但是,给了股份,那就不一样了,那就可以把贺老拴在圣元大药房,贺老就不会跑了。

圣元大药房遍布整个广阳市,垄断了广阳市近五成的药材生意,价值数十亿。

百分之十五的股份,价值至少几个亿。而且,随着这小归元丹的批量生产,价值只会更高!

贺老现在对林漠是既崇敬又感激,站在林漠面前,身体也是微躬,以显示对林漠的恭敬。

“早!”林漠点头,突然道:“贺老,能不能麻烦你几件事?”

听闻此言,贺老满脸喜悦:“林先生,您千万不要跟我客气。有什么事情,您尽管吩咐!”

在贺老看来,林漠愿意找他帮忙,那是他的荣幸啊!

林漠:“我妹妹需要静养一段时间,能不能留在这里,麻烦你们照顾她一下?”

“林先生尽管放心!”贺老立马道:“我会亲自在这里盯着,还有,我会找来最好的医护,好好照顾曦儿姑娘!”

“多谢贺老了!”林漠点头,这份情他记下了。

贺老连忙笑道:“这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“既然如此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林漠走到门口,突然又停下:“对了,贺老,附近有租车的地方吗?”

“租车?”贺老一愣,立马道:“林先生要租什么车?做什么用的?”

“我要去机场接个人。”

“需要几座的?”

“正常轿车就可以。”

“那干嘛要租啊!”贺老立马笑道:“我有辆车,平时都不怎么开的,林先生先拿去用吧。”

说话间,贺老已经叫来了自己的司机,让他去把车开了过来。

走出药房,刚好有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了过来。

这辆车的标志比较奇怪,像是两个M交叉叠在一起。

车身修长,比一般的轿车要长不少,甚至比林漠以前见过的一辆宝马7系还要长不少,显得极为华贵。

车牌比较普通,看不出什么特别的。车辆前挡风玻璃上,还贴了一个小小的标志,好像是个出入证,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。

贺老轻笑道:“林先生,这辆车是我前年买的,还没开过,您先开着。”

林漠虽然不认识这辆车,但也知道,这车的价值肯定不菲。贺老这样的身份,怎么可能开一般的车呢?

不过,林漠也没拒绝,他现在正好缺少一辆座驾。再说了,他给贺老那个药方,买上百辆这种车都绰绰有余的!

“那就多谢贺老了!”

贺老连忙摆手:“林先生千万不要客气。”

林漠点了点头,驾车离开了。

 
篇幅有限,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继续阅读哦


实时线报:

(国庆优惠价10.8)儿童品牌筷子训练筷

关注公众号每天领0.5元,亲测可提支付宝

9.9抢韩婵牛奶沐浴露800ML,月销12万件

7.9抢传统天津手工大麻花500g,看剧真香

19.9元撸靖江手工猪肉脯300g(原价50元)

速度!拍两件!11撸两盒糕点!商家顶不住了

映客极速版新人登陆送2.3元红包,亲测可提现

有便宜不抢是瓜娃子,更多福利线报戳我》》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,部分文章来源网络,如侵犯到你的权利,请发邮件到412506930@qq.com申请删除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武大郎是哪个朝代的人历史上真实存在的

    武大郎是哪个朝代的人历史上真实存在的

  • 妻子以为找了个窝囊废结婚,查清楚丈夫

    妻子以为找了个窝囊废结婚,查清楚丈夫

  • 他为了前途,娶了离婚五次的女领导,单位

    他为了前途,娶了离婚五次的女领导,单位

  • 阳历是快的还是慢的,日历怎么分阳历和

    阳历是快的还是慢的,日历怎么分阳历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