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卦

《无人生还》魏承泽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txt下载

作者:admin 2021-04-08 我要评论

第1章 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雷雨日,夜园。 二楼的书房里,打火机的火光一明一暗。 夜靖寒冷冽的目光,盯着投影仪投射在墙上的照片。 那是一男一女交缠在一起的...





 
 
 
第1章 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
 
 
 

雷雨日,夜园。

二楼的书房里,打火机的火光一明一暗。

夜靖寒冷冽的目光,盯着投影仪投射在墙上的照片。

那是一男一女交缠在一起的画面,里面男人的脸打了马赛克,可女人的脸,夜靖寒却是认识的。

那是他的妻子,皇城最美名媛云桑。

在他被困火海,几乎丧命的那天,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他,非他不可的女人,却背着他,跟别的男人……

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,有人在门外恭敬的道:“二爷,那边打来电话说,云小姐忽然早产,马上要生了。”

男人原本凌厉的眼眸微蹙,起身快步出门。

病房里,女人因为生育而发出的凄厉的痛喊声传来。

“叫夜靖寒来,我要见他。”

旁侧,身着洁白长裙的女人,站在病床边,嘲讽一笑。

“云桑,我的好表妹,你难道不知道,你害伯母成了植物人,害死了我姐,又害的我无法生育,靖寒已经恨透了你?他现在只爱我一个人,就在昨夜,我们还……”

她话音才落,就被产床上的云桑一把拎住了衣领。

云桑面色虽惨白,却依然掩盖不了那张盛世美颜。

“你……不要脸。”

“我再不要脸,也好过你背着他,跟别的男人做出那种下作事儿。”

云桑咬牙:“我没有。”

“哦对了,你没有,”佟宁凑在她耳畔,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:“我信,可靖寒不信你,只信我呢。”

这话,瞬间戳痛了云桑的痛处。

是啊,夜靖寒不信她,夜靖寒……不信她。

她疯了一般的,拼了全力一把将佟宁推倒在地。

本来,佟宁是可以站稳的,可偏巧这时候,门口传来了脚步声。

佟宁干脆顺势跌坐在地,痛呼一声。

病房门被打开,一道颀长的身影快步走到佟宁身边,将佟宁搀扶起,凌厉的目光扫到了云桑的身上。

看到她苍白的面色和被汗水打湿的乱发那一瞬,夜靖寒的心莫名缩了一下。

可随即就听身侧的佟宁道:“靖寒,你别怪表妹,她不是故意的,她是因为生孩子,实在是太痛,所以才推了我的,我不怪她,这点痛不算什么的,真的,只要孩子能够顺利来到这世上,我无所谓的。”

夜靖寒原本一张惊为天人的俊颜,此刻却带着戾气看向云桑:“嚣张跋扈,生个孩子也不懂得收敛。”

看到夜靖寒的表情,云桑的心都缩到了一起,生疼生疼的。

这是她从小就当众宣布要嫁的男人呐。

“夜靖寒,我要跟你离婚,这孩子……”

听到离婚两个字,夜靖寒上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,用让云桑冷彻刺骨的声音道:“你这么恶毒下贱的女人,以为我还会愿意要?老老实实的生完这个孩子,把孩子交给佟宁抚养,你,滚出我的人生,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说完,他嫌恶的甩开了云桑的胳膊,转身大步离开。

佟宁回头,以胜利者的姿态斜了云桑一眼,跟着夜靖寒出去。

恶毒。

爱了一生,换来的,竟只有‘恶毒’这两个字。

云桑整个人,如置修罗地狱。

生育的过程,持续了整整七个小时。

可这之后,她没有再喊一声。

哪怕咬破了牙根,她也绝不让外面的人,看自己的笑话。

孩子生出来的那一瞬,云桑也因为耗尽了力气,整个人昏死了过去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。

云桑迷迷糊糊的听到病房里的人在嘀咕什么。

“听说牵了四条狗来呢。”

“那么点儿的孩子喂狗……想想也真是吓人。”

云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她嘶哑着声音,“你们在说什么。”

其中一个护士听到声音吓了一跳。

云桑吼道:“什么孩子喂狗,这里是精神病院,哪儿来的孩子?”

是了,从知道她怀孕的那一天,夜靖寒就派人将她关进了精神病院。

整整八个月了。

“还能是哪儿来的,你的孩子呗。你生了个死胎,被佟小姐拿走,喂狗去了。”

云桑一听,浑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。

她撩开被子下床,拖着疲惫的身子,扶着墙往外跑去。

来到医院后门,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佟宁和几个男佣。

而院子里,是几条犬的狂吠声。

“佟宁,你做了什么,我的孩子呢。”

佟宁听到云桑的声音,回头,脸上带着笑容。

“我的好表妹,你可真是福薄,怀了这么久,却生了个死胎,靖寒讨厌极了,说是不吉利,让人把你女儿的尸体,喂狗。”

她快步跑过去,只借着灯光,看到了两条狗的嘴边,还带着血腥。

云桑感觉心都被人撕扯了开来,她撕心裂肺的喊着扑了出去,“不要,不要啊……”

 
 
 
 
 
 
第2章 夜靖寒,你去死吧
 
 
 

四条恶犬冲着云桑扑去,狠狠的撕咬起了云桑。

身上皮开肉绽的痛,却不及云桑心痛的万分之一。

她疯了一般的,抓住了一条恶犬的嘴,哭的嗓子都快要发不出声音了。

“我的孩子……把我的孩子还给我,把她还给我……夜靖寒,我恨你,我恨你……啊……”

佟宁抬手一扫,身旁的男佣上前,将恶犬的牵引绳拉开。

此时的云桑身上依然血肉模糊,趴在地上,半条命都没了。

佟宁走上前,抬脚,踩住了云桑的手。

“啧啧啧,这双弹钢琴画画的手,被啃成这样,以后怕是废了吧,呵,真是可惜了呢。”

佟宁蹲下身,低声道:“忘记告诉你了,你那个没福气的女儿,长的很是可爱呢,只可惜呀,她跟你一样福薄。靖寒说了,那种孽障,死了也就死了,反正你生的,他也不想要。他会再找人,给我领养一个孩子的,他对我,可真是体贴呢。”

云桑趴在雨后积水的地上,身上冷,心里更冷。

佟宁起身,在云桑身上踢了一脚,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怕再告诉你一个秘密。靖寒为了补偿我跟我姐的牺牲,已经把云腾集团,变成了佟氏集团。

你父亲被整,哥哥失踪,弟弟也变成了女人的宠物,你妈死了,呵,自杀的,她从楼上一跃而下,当时别提多惨了呢……”

佟宁说完,转身边往外走,边对人道:“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,赶出去吧。”

云桑忽然疯狂的用尽了身上的力气,一把抓住了佟宁的脚踝,恨不得咬断佟宁的脖颈:“佟宁……”

“你不信?”佟宁踢开她,“那我让你亲眼去见证。”

佟宁说完,大摇大摆的离开。

周遭恢复了安静,有人把云桑来精神病院时穿的衣服丢给了她,把她拖上了车。

回到云家别墅门口,别墅里一片漆黑,大门上也贴了封条。

佟宁没有撒谎,云家没了。

她坐在车里,手捂着心脏,心痛的无以复加。

对方没有给她下车的时间,直接将她带到了墓园。

大半夜的,男佣并不敢带云桑上山。

两人将云桑拖下车后,就开车扬长而去。

云桑以前天不怕地不怕,却唯独怕鬼鬼怪怪。

但今天,她竟忽然就不怕了。

再恶的鬼,还能比夜靖寒更恶吗?

她拖着被撕咬的浑身是伤的残躯,踩着雨后的山石路,半走半爬的,摸黑来到了云家的祖坟处。

当看到那里隆起的一座新坟,她脚下一软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满脸是泪的匍匐到了墓碑前。

借着月光,她看清了墓碑上的照片。

眼泪一瞬间洒满了脸颊。

她伸手抱住墓碑,头一下一下的用力的撞在石碑上,额头磕出的血,印染在了母亲温柔楚楚的照片旁边。

“我错了,妈……是我错了……”

错了,她不该招惹夜靖寒;错了,她不该喜欢夜靖寒;不该……

天亮了,在母亲的坟前跪了整整一夜的云桑微微动了动。

她抬起头,伸手抚摸着照片里妈妈的脸,此时的她,脸上已经再也没有眼泪。

她低声呢喃:“妈,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,报完仇,我就去陪你和宝宝,向你们忏悔,你等着我。”

她踉跄的站起身,孤独纤弱的身形,一步一步的向山下走去……

夜靖寒昨夜一整夜都没怎么睡。

他砸了书房里的投影仪,毁了云桑这些年送他的所有礼物。

晌午时,他才终于离开夜园。

可车子一开出大门,司机就紧急踩了刹车。

夜靖寒眉眼微抬,刚好就看到了挡在车前一脸狼狈的云桑。

他皱了皱眉,不是已经吩咐那群人给她坐月子的吗?她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了?

云桑隔着车窗玻璃看向夜靖寒的眼神,似乎要将他生吞活剥。

看到云桑这眼神,夜靖寒心下一冷,她变成什么样子,跟自己有什么关系?

他冷漠的拉开车门下车,大步走到云桑身前,一把拎住了云桑的衣领。

“我有没有说过,我不想再见到你,谁给你的脸,让你胆敢再来到这里的。”

云桑仰头望着他,声音嘶哑,眼眶泛红,却不肯落一滴眼泪。

“是我眼瞎,才会爱上你。你夜靖寒,根本就不配。”

夜靖寒目露玄寒:“你说什么?”

云桑面露一丝绝望:“既然错误是因我而起,那就由我来结束。”

“夜靖安,你去死吧。”

她抬起手,连带露出了一直藏在袖下的刀,狠狠的刺向了夜靖寒的心脏,鲜血瞬时从夜靖寒的肩头涌出……

 
 
 
 
 
 
第3章 我把命给你
 
 
 

夜靖寒低头看向自己染血的衣衫,不置信的望向云桑。

这个女人对他是真的下了杀心的。

如果不是他的身子向旁边侧了下,这一刀,就会扎在他的心脏上。

可她怎么敢?

车里的司机见状忙下车,要上前。

可夜靖寒却冷声道:“滚开。”

司机听到这凌厉的声音,忙躲到了一旁,远远的看着。

夜靖寒抓住云桑握刀的手,一转身,将云桑按在了车前盖上。

声音冷冽如刀,一字一顿,“云桑,你真的疯了是不是?”

“我是疯了,你恨我就冲我来。为什么要毁了云氏,为什么要逼死我妈,为什么不能给我的孩子一个体面?夜靖寒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

“良心?”夜靖寒讽刺的冷笑:“你们姓云的跟我讲良心,配吗?”

他将她拉近自己,凌冽又讽刺的道:“云桑,你妈跟你一样下作,她钩引我父亲,害我母亲车祸变成植物人,她死的不冤。”

啪。

话音刚落,夜靖寒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。

云桑身上虽然没有力气,可她挥出的这一巴掌,却是用了全力的。

她不能听到任何人如此污蔑母亲。

“不可能。”

夜靖寒掐住了云桑的脖子,眼神里闪过浓重的戾气。

“下贱的女人,都该死,你也一样。那天我差点葬身火场,是佟宁拼死救我,可你呢?你在跟别的男人逍遥快活。”

云桑怒吼:“不是,我没有,是佟宁她……”

夜靖寒嫌恶的一把将她甩到一旁,根本就不想听她狡辩。

“闭嘴,你这么恶毒,佟宁她就算要毁了你,也是你咎由自取。”

云桑本就虚弱的身子撞向了夜园的园墙,胳膊上被狗撕咬过的伤口,又开始印染出血渍,一点点浸红了袖子。

她的心,已经千疮百孔,现如今,夜靖寒如此羞辱她,她竟也不觉得疼了呢。

当初,佟安和佟宁被寄养在云家,被一群畜生糟蹋,佟安当场死亡,佟宁也伤了子宫,终生不孕。

夜靖寒查来查去,竟查到了自己的头上。

那时候,他也像现在这样,掐着她的脖子,质问她:“你明知道佟安是我的救命恩人,为什么还要害她?”

不管自己怎么解释,可夜靖寒就是不相信她。

他认定了,是她因为嫉妒心才作恶。

后面,夜靖寒又查到了他哥哥和弟弟的死,竟与云家有关……

云桑望着夜靖寒,忽的呵呵轻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,却又突然哭了,哭的声音悲切,绝望至极。

她双手捂住耳朵,低垂着脑袋,拼命的摇头。

“没错,是我咎由自取,是我不该爱你,不该胆大妄为的爬上你的床,不该跟你结婚……”

看到她这副疯疯癫癫的样子,夜靖寒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几年前,这位皇城最美名媛脸上那飞扬洒脱的笑容……

那时,她站在万众瞩目的高处,对着所有人高声宣布:“我云桑这辈子只嫁夜靖寒。”

那时候的她,眼底都是自信。

可现在……

他甚至都不记得,云桑已经多久没有真心的笑过了。

云桑怵然抬眸望着他,眼底尽是绝望:“夜靖寒,我再也不敢爱你了,我把命给你,你把我妈和我女儿还给我好不好?”

她说着,已经抬手将夜靖寒肩上的那把刀拔出来——

夜靖寒肩上一痛,意识到云桑的动作,已经来不及了。

他亲眼看着那把刀狠狠地没入云桑的小腹,她的腹部,立刻被鲜血染透。

他眼看着云桑脚步踉跄,身子向后倒去,下意识地将她紧紧的抱进怀中,两人同时蹲坐在地上。

“云桑……”

 
 
 
 
 
 
第4章 听说这女人,脏的很
 
 
 

夜靖寒坐在手术室外,焦急的等待着。

刚刚看到云桑胳膊上、腿上,那一处处被撕咬的伤痕时,他的心像是被狠狠的剜过一般。

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,佟宁来到夜靖寒的身边。

“靖寒,桑桑还好吗,她……天呐,靖寒,你的肩膀是怎么回事?”

佟宁蹲下身,要帮夜靖寒查看伤口。

可夜靖寒却抬手,拂开了她的手,表情淡淡的道:“孩子的事情,你是怎么跟云桑说的?”

“我正要跟你说呢,昨晚我让人把死胎给了桑桑,今早我去那边看她,就听人说,桑桑竟把孩子……把那孩子……”

夜靖寒冷眸:“怎么?”

“她说,既然你丢掉不要了,那她也不要,便把那孩子丢给了后院里保安养的狗。”

夜靖寒拳头紧紧的握起。

佟宁温柔楚楚的握住夜靖寒的手臂:“靖寒你别生气,桑桑当时大概也是气糊涂了,保安说,桑桑把孩子丢出去后,立刻就后悔了,所以上去跟那狗抢孩子,听说还被狗咬伤了,挺严重的,也不知道她有事儿没事儿。”

夜靖寒听到这里,冷然的站起身要走。

佟宁起身,诺诺的问道:“靖寒,靖寒你要去哪儿吗,桑桑她……”

“从今天开始,她的事,不必再跟我说,与我无关。”

他说完,冷睨了佟宁一眼后离开。

看着夜靖寒走远,佟宁眉心微微挑起。

她在夜靖寒身边陪伴了这么久,却从未换来一个他关怀的眼神。

那云桑又凭什么拥有?

她对身边的人,冷哼吩咐道:“给大姑打电话。”

“是。”

佟宁回头望向手术室的门,眼神中尽是邪佞:“云桑,地狱什么滋味,你去亲自感受一下吧。”

云桑再醒来的时候,是在病房。

小腹上传来的痛感告诉她,她没有死。

可还不等她看周围的环境,一双大手就狠狠的揪住了她的头发,将她从病床上拽起。

看清来人的脸,云桑凝眉,夜靖寒的大姑,夜卉。

“贱人,让你在夜家逍遥了那么久,你就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是不是,你敢拿刀杀我的侄子,简直找死。”

云桑看着夜卉脸上的狰狞,只觉得讽刺,论起对夜靖寒的伤害,这位夜卉才是当之无愧的狠。

可她现在,竟然来质问自己?

呵,这夜卉摆明了就是要公报私仇。

夜卉看到云桑冰冷的目光,抬手就掴了她一巴掌:“贱人,还敢这么看我。”

“妈,跟这种女人,你废什么话呀,我不是说了嘛,把她交给我,我有的是办法让她生不如死。”

身后那道嘚瑟的声音,是夜卉的儿子徐博弈的。

他身形略有几分臃肿,显得又高又壮。

目光放肆的在云桑身上打量着,唇角勾着邪笑,整个人都透着说不出的猥琐。

在这皇城,徐博弈可是出了名的花心方荡,落在徐博弈的手中,自己还能有什么好?

云桑忍着身上的痛,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的道:“我跟夜靖寒之间的事情,不需要你们插手,我要见夜靖寒。”

夜卉尖锐的声音呵斥道:“还想见靖寒?呵,别做梦了,我家靖寒现在可是恨透了你,他说了,从此以后,你的死活与他无关。博弈,这个女人交给你了,随你玩儿。”

徐博弈上前。

夜卉转身要出去的时候,想到什么似的又嘱咐道:“注意措施,听说这女人,脏的很。”

夜卉拉开门离去后,徐博弈边往病床边走,边开始解衣服的扣子。

“最美名媛……我一直想尝试一下,没想到,还真有得偿所愿的这一天。”

云桑有些害怕的想要往后退,可肚子上的伤口,却让她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痛。

“徐……徐博弈,你最好别乱来,我现在还是夜靖寒的妻子。”

“那又如何?我要的,就是他夜靖寒的女人,呵,看着你病歪歪的样子,还很有趣味。”

云桑费力的扬手,想要按铃找人来求助。

徐博弈眼尖的上前,一把按住了她的手。

他恶狠狠的跳上床,将她压住:“现在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你也跑不了。”

他说罢,就低下头要吻云桑的唇。

云桑别开头,费力的躲避,用力的呼喊:“救命……不要,救命啊。”

徐博弈没那么好的耐性,他扬手就掴了云桑一巴掌后,一手捂住了她的嘴,一手拉开了她的病号服。

就在他的唇要再次压下的时候,病房的门,忽的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徐博弈回头,暴戾道:“谁他妈……靖……靖寒?你怎么来了。”

夜靖寒也穿着病号服,将视线从徐博弈身上,移到了云桑的脸上,满脸戾气。

徐博弈反应了过来,忙从床上跳下。

“靖寒,你别误会,是她约我来的,我本来看她病成这样,拒绝了的,可她……解了衣服勾搭我,我这才……”

云桑刚要开口,只见夜靖寒身后,佟宁跟了出来,她一脸惊诧的望向云桑。

“天呐,桑桑,你这是在做什么?你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还背叛靖寒……”

 
 
 
 
 
 
第5章 阿姨要醒了
 
 
 

见夜靖寒脸上没有什么反应,佟宁走上前,声音有些哀凄的道:“桑桑,靖寒嘴上虽然不说,但我知道,他一直都很担心你,可你怎么能为了报复他,就跟他的表哥做这种事儿?你这是乱,乱……”

云桑忍着身上的伤口痛,呵斥道:“你给我闭嘴,少在这里颠倒黑白,刚刚是徐博弈……”

徐博弈上前,打断了云桑的话,指着她的脸喝道:“云桑你可别冤枉我,刚刚我看你身上有伤,分明拒绝过你的。是你说,你不甘心看着靖寒和佟宁在一起,所以就算死,也要跟了我,好让靖寒难受的。靖寒,你相信我,如果不是她主动,我哪儿敢动你的女人,我没这胆子的。”

夜靖寒冷声道:“让我难受?呵,她还不配。”

云桑本想解释的,可听到这话,她的心仿佛被瞬间冻住。

身上如针锥刺骨般的伤痛,也不及这一句话伤的痛。

佟宁回身拉住夜靖寒的手腕,一张柔弱的脸上,满是泪的哭着。

“靖寒你别这样说,桑桑她也是一时糊涂,都怪我。如果没有我,桑桑不会这么生你的气,是我的错,靖寒就当我求你好不好,你别怨她。”

云桑真的受够了这群戏精演戏,她咬牙:“佟宁,谁要你的假惺惺,你给我滚出去。”

夜靖寒顺手,搂住了佟宁的肩,邪佞的睨着云桑。

“论起假惺惺,谁比的上你?嘴上一套做一套,两面三刀,可恶至极。”

云桑闭目,多可笑,她那么努力的,维护跟他的感情,可最终换来了什么?

讽刺,太讽刺了。

佟宁对夜靖寒摇头:“不是的,靖寒,我从小跟桑桑一起长大,我了解她,她不是那样的人,你跟桑桑之间,一定是有什么误会。”

她从夜靖寒怀里离开,急切的来到云桑身前。

“桑桑,你不是一直都说你自己是冤枉的吗?这几天,阿姨有要苏醒的迹象,只要阿姨醒了,说清了当初车祸的真相,姨妈就可以洗清嫌疑了。到时候你跟靖寒,也就可以重归于好了。你放心,我不会跟你抢靖寒的,我只想要你们都幸福。”

云桑有些意外,婆婆要醒了?

一旁,徐博弈讽刺的道,:“看看,都是女人,我说云大小姐,你可跟你的表妹学学吧,你这么恶毒,我都觉得靖寒可怜,靖寒,这样的女人,你何不干脆……”

夜靖寒冷眼扫向徐博弈。

徐博弈心里顿了一下,忙改口道:“我就是替你鸣不平。”

就算自己跟云桑有仇,夜靖寒也不屑和徐博弈这样的人为伍:“滚。”

看到夜靖寒阴森可怖的眼神,徐博弈话也没说完,打了个激灵,快速的弯身拎起自己丢在地上的衣服,往外走去。

真他妈倒霉,肉没吃上,倒是惹了一身腥。

佟宁道:“靖寒,我可不可以单独跟桑桑聊几句,我想劝劝她。”

“不必,我说过了,以后,这个女人的死活,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他说完,冷睨了云桑一记,搂着佟宁往外走去。

云桑看着两人的背影,死死的握拳。

妈,我不会让你白死的,我一定会为你洗清冤屈的。

一连几天,夜靖寒都没再出现在云桑的眼前。

倒是佟宁,三五不时的就像现在一样,来这里刺激她一顿。

眼看着自己的污言讽语,对云桑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佟宁知道,云桑对夜靖寒,该是已经死心了。

可只是这样,她还不满足。

她要的,是云桑从天堂坠入地狱。

这里,还不是地狱。

“哦对了,有件事儿得告诉你,刚刚我来的时候,接到电话,阿姨醒了。”

云桑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眸动了动。

见状,佟宁坏笑:“你这张令人厌烦的脸上,终于有表情了。看样子,阿姨醒了,真的会对你有利呢。呵,可是你觉得,我会让你的心愿得逞吗?”

云桑心里一顿,凝眸:“佟宁,你又想干什么?”

“我呀,要把你推进地狱。所以,我当然是要让对你有利的人,永远都开不了口咯。”

佟宁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:“靖寒接到了消息,正从公司赶过来,我可没时间跟你废话了。我要在他赶回来之前,彻底毁了你的希望才行。”

佟宁邪佞一笑,转身就往病房外走去。

不可以,不能让婆婆出事儿……

 
 
 
 
 
 
第6章 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
 
 
 

云桑拔下了还在输液的输液器,下了床就扑上前,拉住了佟宁。

“你疯了嘛,那可是夜靖寒的母亲。”

佟宁邪笑道:“那又如何?只要是挡我路的,我通通都会除掉。”

云桑眉眼间满是不置信。

佟宁一把将她推开,云桑本就虚弱,踉跄着摔倒在地,因为太痛,半响都没能爬起来。

佟宁拉开门离去。

云桑费力的爬起身,追出门,见自己赶不上佟宁的步伐,她着急,拉住了从她身旁经过的护士。

“佟宁要杀人,她要杀夜靖寒的母亲,帮我拦住她,拜托你了……”

护士嫌恶的将她推开:“你神经病吧,干嘛拉我,真讨厌。”

另一个护士走过来,低声道:“嗨,你跟她置什么气呀,她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疯子,在精神病院里住过一年,生了个孩子都没活成,晦气的很,走啦走啦,别理她。”

两个护士嫌恶的看了云桑一眼后,双双离开。

云桑没时间跟她们置气,只能费力的自己去追。

她决不能让佟宁得逞。

如果婆婆真的死了,那她母亲也白死了。

不可以。

云桑一路踉踉跄跄的赶到了付紫薇的病房。

病房里,只有佟宁一个人坐在婆婆的病床边。

床上的婆婆正闭着眼睛,跟往常没有什么两样。

云桑心里一紧,婆婆并没有醒,佟宁骗她。

佟宁撒谎,一定是有目的的。

想到夜靖寒现在极不信任自己,她留在这里,只怕会惹一身腥,她转身就要走。

佟宁却是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,不疾不徐的道:“只要你出了这扇门,你的婆婆就会死,而你,会成为杀害她的凶手。”

云桑回头,就见佟宁将水果刀,比到了付紫薇的脖颈上,唇角还勾着一抹恶毒的笑容。

她急道:“佟宁你别乱来,她可是夜靖寒的母亲,你不是爱他的吗?”

“是啊,我爱他,所以,我才要清理掉一切阻碍我爱他的绊脚石。”

云桑摇头,双手举起:“我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,我会跟他离婚。”

“离婚?呵,不够,你的位置,在地狱。”

佟宁说着,站起身,抬起刀子,就往付紫薇的身上扎去。

云桑心下慌乱,快步扑了上去,推了佟宁一把。

可佟宁手中的刀子,还是落进了付紫薇的左下腹。

鲜血涌出的那一瞬,云桑一把拽住了佟宁的手臂,用尽全力,将她甩开。

而握在佟宁手中的刀子,也被她一并带出,整个人摔倒在地。

付紫薇的小腹瞬间被鲜血浸染。

云桑伸手就上前按住了伤口,恐惧的对着外面大喊道:“来人呀,快来人呐,救命啊。”

见她一脸慌张害怕的模样,佟宁躺在地上没有动,只呵呵轻笑道:“云桑,这一次,我一定会赢你,因为我比你毒。”

佟宁说完,将水果刀,用力的扎向了自己的肩膀。

这伤口的位置,与之前夜靖寒受伤的位置如出一辙。

云桑懵了,她终于明白了佟宁的目的。

佟宁的确毒,好毒。

正此时,有护士推门进来。

佟宁激动的喊道:“救我,她要杀人。”

护士见病房里的状况,害怕的大喊着‘救命’,转身跑了出去。

不过几秒钟的时间,随后赶来的夜靖寒推门闯了进来。

看到病房里的狼藉,夜靖寒也是慌了。

佟宁爬到夜靖寒的脚边,抓住了他的裤摆。

“靖寒,快救阿姨,她被扎伤了。”

夜靖寒上前,看到了被云桑紧紧按住小腹上的伤口的母亲,他怒气攻心,一把将云桑甩开。

云桑踉跄着跌倒在地。

她摇头,望着夜靖寒急忙道:“不是我。”

保安和医护人员被先离开的护士喊了过来。

医护人员将受伤的付紫薇给推了出去。

云桑爬起身,上前抓住了夜靖寒的手臂。

“你相信我,真的不是我,这世上没人比我更希望婆婆能醒过来,是佟宁,是她……”

佟宁低声哭了起来:“桑桑,我可以不计较你对我的伤害,帮你背一切的罪名,可是……你不该这么恶毒,那可是靖寒的母亲呐。你……你是不是怕阿姨醒了,你的话被戳穿?所以就对阿姨动了杀念呢?如果我今天不在,你又打算找谁帮你顶替这罪名?”

夜靖寒一把捏住了云桑的脖颈,直到云桑几乎窒息。

他的眼底一片猩红,紧咬着牙根:“云桑!如果我妈出了什么意外,我要你全家偿命。”

他甩开了云桑,让保安控制住她,随后便将伤口还在流血的佟宁搀扶起来。

佟宁只走了两步,就晕了过去。

夜靖寒将她横抱起,快步离开。

云桑跪坐在地上,身子向前匍匐,额头慢慢的贴在了地上。

心……太痛了。

为什么不信我,夜靖寒,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!

 
 
 
 
 
 
第7章 牢狱之灾
 
 
 

婆婆付紫薇虽然逃过一劫,保住了性命,却依然还是植物人的状态。

医生说,付紫薇失血过多,身体损伤严重,短时间内只怕是不会再醒了。

云桑被在病房里控制了整整一下午。

她没能等来夜靖寒,却等到了警务人员。

夜靖寒因杀人未遂罪,把她告了。

刚被关进监狱的时候,云桑还期冀着,或许婆婆会醒来,告诉夜靖寒一切真相。

也或者,夜靖寒会良心发现,知道自己冤枉了她,来救她出去。

她知道,夜靖寒恨她,可却不相信,他真的会残忍的把她送进监狱。

她一直在等。

可她等来的却是……

吱呦,深夜,牢房的门被打开。

有几个女人冲进来,将云桑拖了出去。

云桑因为害怕而挣扎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,放开我。”

那几人不搭理她,直接将她拖进了一间小屋。

这里面,只有一个蓄满了水的水池。

云桑有些胆颤的问道:“你们到底想干……唔……”

她话都还没说完,就被压着脑袋按进了水中。

云桑因为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连呛了好几口水。

就在她几乎要窒息的时候,她的脑袋被人拉了起来

还不等云桑再说什么,脑袋再次被人按进了水中。

这一次,她硬生生的被呛晕才被拖出来。

带头的女人在云桑脸上狂扇了几个巴掌,见云桑醒来,又狠踹了几脚。

云桑眼眸中带着几分倔强:“我与你们无冤无仇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。”

周围传来几人的哄笑声。

“自然是有人要求我们,特别关照你呀。”

听到这话,云桑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她第一反应是佟宁。

可很快,那人就道:“在这皇城,夜二爷发话要你死,你觉得你能活几天?”

“不可能,”云桑怒吼,眼眶中的泪奔涌而出,“不是他,你撒谎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那人说完,对旁侧的人道:“动手。”

旁边的人掏出一把刀,走向了云桑。

云桑大喊着‘救命’,转身就要往外跑,可却被人一把拎住了头发,扯了回来。

对方将云桑按在地上。 “到了这里,你的命,可就由不得你自己了。”

云桑满脸惊恐的望着对方手中的刀,近乎哀求的摇头:“不要,不要啊。”

对方脸上带着狞笑,抬手将刀向云桑的脸上划去。

她低头躲避,那刀就生生的割在了她的额头上。

对方不爽,再次挥刀,云桑侧开脸,下巴上也传来皮开肉绽的痛。

“你还敢躲,”云桑的躲避激怒了对方。

那人拽着她的头发,用刀硬生生的将她原本柔顺的秀发,从头顶开始割的零零碎碎。

那群人折腾够了,将她重新扔回了牢房里。

云桑满脸鲜血的躺在地上,眼神中带着绝望又剜心的悲痛。

夜靖寒,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。

夜靖寒,你为什么要让我活着,却生不如死!

一连一个月,那群人的深夜定点折磨,从未停止。

她们会将云桑拉出去,让她接受高压水枪的喷扫,水流打在身上,又刺骨,又痛。

她们会在下雨天将她推到露天之下淋雨,发高烧不给药,还逼着她干活儿。

她们会将她关在厕所,不给吃喝,用鞭子抽打她,只为了听她求饶。

她们不给她吃正常牢饭,只让她吃馊掉的饭菜……

绝望至极的云桑,终于在被那群人扔回牢房后,用自己偷偷捡回来的刀,划开了自己的手腕。

鲜血一点点从身体抽离的时候,她知道,她等不到夜靖寒的忏悔了。

她要解脱了……

 
 
 
 
 
 
第8章 她死了?
 
 
 

清早,夜靖寒来到公司,他的秘书快步跟进了办公室。

“二爷,刚刚医院打来电话说,少夫人她……”

听到这三个字,夜靖寒冷漠的抬眸。

秘书忙噤声。

夜靖寒冷声道:“以后她的事,不必再向我汇报。”

见夜靖寒口气不善,秘书忙道:“是。”

秘书往门口走去。

夜靖寒突然烦躁的将笔扔到了桌上,冷声道:“她不是在牢里吗?为什么是医院打来电话?”

秘书回身,恭敬的道:“昨夜,少……云小姐在牢里自杀了。”

夜靖寒的神色一凝,声音里掩了几分不自知的慌乱:“她死了?”

“不是的,这会儿……已经抢救回来了,医院打来电话,是想请示您,该如何处理。”

夜靖寒不自觉地松了口气,扯松了领带,冷声道:“她为什么自杀?”

“监狱的工作人员说,云小姐是千金之躯,受不了狱里的苦。但具体的情况,我还没有去核实,二爷如果需要,我可以现在就去……”

想到母亲身上的伤,夜靖寒狠下心,眼眸冰冷:“不必,你派人去告诉那个女人,如果她再敢自杀,她父亲和弟弟,也会给她陪葬。”

像她那种女人,就该老老实实的在里面接受改造。

“是。”

夜靖寒并不知道,她的话,给云桑带来了怎样的噩梦。

为了父亲和弟弟,她的确不敢再自杀了。

可因为上次的行为,重新回到监狱后,她被折磨的更惨。

她每天身上的新伤旧痕,一道接一道,从不曾间断。

云桑渐渐变的麻木。

她不再反抗,不再挣扎,任人宰割。

整整两年的时间,她就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喘息着……

也只是喘息而已,因为她甚至都感觉不到,自己还活着。

她磨掉了身上所有的骄傲,忘掉了尊严是什么,只求父亲和弟弟能活着。

……

凌晨,牢门忽然被哐当一声打开。

“云桑,出来。”

这声音在深夜里,显得格外突兀。

云桑麻木的起身,拖着疲惫的身躯,走出病房。

本以为今天与往常一样,面对的将是各种各样的欺凌。

可奇怪的是,她们却给她换了衣服,将她送到了监狱门口。

云桑疑惑,她离出狱,分明还有一年的时间……

狱警冷声道:“出去了好好做人。”

她走出监狱的大门,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了身上。

她仰头看着黑暗的天空,雨刺像是针一样,细密的落下。

现在的她,讨厌下雨天。

身前忽然传来一道强光,那是车灯打出来的光亮。

光线照到身上的那一瞬,云桑心里瑟缩了一下。

怕这次又是狱里的人,玩儿的折磨她的新游戏。

可接着,车上有人下来,走到她身前帮她撑伞。

“云小姐,好久不见了。”

看清来人的脸,云桑竟莫名的后退了一步。

这是杨文清,夜靖寒的管家。

“二爷在车上等您,请上车吧。”

云桑转眸望向车上,“是他把我弄出来的?”

杨文清恭敬的鞠了鞠躬,未语。

云桑拳心微握。

她想过拔腿就跑会如何,可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她走过去,上了加长版的豪车,坐在了夜靖寒的斜对面。

夜靖寒依然高贵如厮,眼角眉梢都镌刻着冷漠,睥睨着她的眼神,也一如既往的冰冷。

他望着眼前的女人。

原本就很瘦的她,此刻更是羸弱。

她脸色惨白,与从前的白不同,此刻的她脸上毫无血色,一副病恹恹的营养不良样。

她的额头和下巴上,都有疤痕,因为在脸上,显得格外刺目。

如果不是从小就认识,真的很难将眼前的云桑,跟那个高高在上的最美名媛联系到一起。

从前,只要有他在的地方,云桑的眼睛,始终如长在了他身上一般,眼神中光彩熠熠的。

可现在……她却看都不肯看自己一眼,眼神中,也没了光。

车子开始慢慢驶离监狱,云桑低哑着声音,淡漠的道:“说吧,你找我的目的。”

夜靖寒低冷道:“两年不见,你倒是学聪明了。”

云桑唇角扯起一丝讽刺的弧度,不语。

她现在连跟他说一句话,都觉得恶心。

看到她的眼神,夜靖寒眼底闪过一抹冷厉的怒意。

他将一份文件扔到了云桑的身上:“看完,签字。”

云桑将文件打开,看到里面的内容,竟是低声嘲讽的笑了。

肝脏捐赠协议。

 
 
 
篇幅有限,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到微信公众号免费继续阅读!!!!



 

实时线报:

(国庆优惠价10.8)儿童品牌筷子训练筷

关注公众号每天领0.5元,亲测可提支付宝

9.9抢韩婵牛奶沐浴露800ML,月销12万件

7.9抢传统天津手工大麻花500g,看剧真香

19.9元撸靖江手工猪肉脯300g(原价50元)

速度!拍两件!11撸两盒糕点!商家顶不住了

映客极速版新人登陆送2.3元红包,亲测可提现

有便宜不抢是瓜娃子,更多福利线报戳我》》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,部分文章来源网络,如侵犯到你的权利,请发邮件到412506930@qq.com申请删除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妻子以为找了个窝囊废结婚,查清楚丈夫

    妻子以为找了个窝囊废结婚,查清楚丈夫

  • 他为了前途,娶了离婚五次的女领导,单位

    他为了前途,娶了离婚五次的女领导,单位

  • 阳历是快的还是慢的,日历怎么分阳历和

    阳历是快的还是慢的,日历怎么分阳历和

  • 《无人生还》魏承泽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

    《无人生还》魏承泽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